<dl id="fslm5"><ins id="fslm5"></ins></dl>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small id="fslm5"></small></menu></sup>
    <dl id="fslm5"><ins id="fslm5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/dl>
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政務動態 > 鄉鎮動態

    高坪農家女黃巖松用柔肩托起苦難之家

    發表時間:2018-10-25 14:24 信息來源:中國建始網
    字體:[    ]
    保護視力色:

    特約記者 彭清慧 余安敏 通訊員黃仙竹

    “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”……黃巖松雙手緊攥著父親的手,一步步退著教父親走路……10月22日,建始縣高坪鎮高店子社區一組已癱瘓近3年多的84歲老人黃治國居然在女兒黃巖松的纏扶下從臥室移動了20多步,到自家院子享受溫暖的陽光。

    就在這120平方米的屋子里,黃巖松連續4年沒有離開過,因為久病的父母,似乎有一把無形的鎖把她“鎖”在這個小圈子里,千萬遍重復著洗衣、做飯、熬藥、喂藥……

    黃巖松還清楚地記得,自家老屋門前有一條近一米寬的小河,從7歲起,她就為多病的父母弄藥,那時,她腿短過不了河,常常等著過路人將她掖到胳臍窩托過去,然后去找醫生。黃巖松10歲那年,父親一年做了兩次手術,胃被切除三分之二。

    21歲那年,她結婚生下女兒,家有老小,丈夫外出務工,她扛起家務,家境逼著她,身體再弱再小也必須堅強!父母年齡增大,疾病也越來越多。

    10多年前,黃巖松的母親患血液病毒性感染,渾身長瘡,奇氧無比,難受之及,一個月不喝水,也幾乎不怎么吃飯,經濟困境讓他們喘不過氣來,厚著臉皮借錢也得把母親的病治好!昂貴的醫藥費,女兒要上學,小兒子出生,掙錢來路小出口大,維持生計好難!黃巖松決定帶上父母和2歲多的兒子到深圳跟丈夫一起掙錢養家,5口人擠在十分狹小的租房里,為了能擠出時間多掙點錢,他們常常將兒子綁在圈椅上,過幾小時回來看一次,這樣總算能糊走父母需要的藥錢和女兒的學費。

    在外奔波10年,到了兒子該上學的時候,黃巖松帶著父母回到家鄉,4年前,父親突然重病,昏迷不醒,緊急送往醫院,被確認為腦萎縮、五臟衰竭并肺積水,從鎮醫院轉到縣醫院,在縣醫院治療8天后,醫生特地把黃巖松叫到一邊告知:老人年進八旬,這種病能完全治好的可能性幾乎沒有,如果能挽留住生命,那也是癡呆!

    黃巖松一聽急了:醫生,拜托您,無論是什么情況,我絕不放棄治療,萬一結果是癡呆,我也認了,我要盡萬分的努力把父親留住……幾個月后,父親真的“癡呆”著出院了!癡呆的父親不會說話、不會思維、不會走路、不會料理大小便。

    父親大小便失禁,黃巖松整天為這一件事就手忙腳亂,大便沒有規律,無法預防,隨時裹一滿褲腳,她就一把一把地往外掏。80斤的個頭要背100來斤的父親,每天要給父親洗、穿、脫、吃飯也要喂,父親下肢萎縮不能行走,她每天把熱水里面放幾片姜,給父親洗腳,邊泡邊從腿部按摩到腳,長期按摩父親好像有了一點知覺,她試探著和老公開始教父親走路,老公站在父親前面,用雙手牽著父親的雙手,她就彎著腰,用手把父親的左腳拿著往前移動一步,再把右腳拿著往前移動一步,就這樣天天慢慢反復鍛煉,日復一日,月復一月,時間久了,他們開始試著松手,小心翼翼地在一旁緊跟著,讓她父親一只手拄著拐杖,一只手扶著墻,兩年后父親終于可以開始慢慢地走上幾步了。

    禍不單行的是,父親病重之時,母親冠心病發作,黃巖松求著醫生把母親救回來了,母親又是大小便失禁!為方便照料,黃巖松給父母開一“對河鋪”,中間隔一米多,她常常放下這個背那個,父親、母親、兒子,一個要吃干的、一個要吃稀的,一個要吃硬的,一個要吃軟的……每天光做飯就有很多“標準”,她要像“陀螺”一樣不停地轉動,身體落下一身癆病。

    看著對門的健身廣場,老少姐妹踏著輕快的音樂鍛煉身體,她十分羨慕,“但是,我得守著父母!”她肯定地說。

    “即便是親生的,我也沒見過對父母這么好的人。”鄰居姚永蓮說。從她口中得知,黃巖松剛生下來母親便難產離世,她被當時同村的年輕夫婦黃治國夫婦抱養。

    “我哥嫂福氣大,是巖松從閻王手里奪回他們的命,讓他們到了83、84歲的年齡,過著比‘寶貝孩子’還寶貝的生活!”老人黃治國的妹妹黃治香嘴里說著話,眼淚悄然落下來。

    不是知根知底的人誰會猜到,黃巖松時時刻刻呵護敬奉的父母竟不是她的生身父母!

    4年堅守在這房子里,母親已經能說話能自己走路吃飯,父親從一個“植物人”到現在能從房間移動到院子里,女兒已大學畢業,暖暖的陽光照在院子里,也照在黃巖松的父親母親幸福的臉上。(編輯樊淑貞)

    湖北快三今天晚间必出
    <dl id="fslm5"><ins id="fslm5"></ins></dl>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small id="fslm5"></small></menu></sup>
    <dl id="fslm5"><ins id="fslm5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ins id="fslm5"></ins></dl>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• 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• <sup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small id="fslm5"></small></menu></sup>
    <dl id="fslm5"><ins id="fslm5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menu id="fslm5"></menu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/dl>
    <dl id="fslm5"></dl>